您的位置: 兴城信息网 > 健康

魔翎异闻录 第四十八章

发布时间:2019-09-16 17:49:26

魔翎异闻录 第四十八章

“在青龙、朱雀、白虎、玄武四郡中,青龙郡是最年长的一个郡,而在莫家、南家、花家和黄家四大家中,莫家是最早出现的大家族。要説这之间有什么联系的话,莫家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,一直在青龙郡居于霸主地位。”

魔翎停下喝了一口茶,听到南若璃插话道:“现在青龙郡势力最大的也还是莫家啊。”

“确实如此,”魔翎diǎn了diǎn头,放下茶杯继续説道,“其他三家,都是在几次大规模的人潮迁徙之后逐渐壮大起来的,要説根源,成百上千年前,大家都是青龙郡的人,有着共同姓莫的祖先。郡史这个东西,就像是一幅画,年代越久远,越显得劣迹斑斑,这几本书简中写的,就是其中一块醒目的斑迹,直到现在,莫家依旧摆脱不了与它的干系。

“莫家——应该説以前的莫家,那个时候它的势力比现在还要昌盛——莫家自古就有一个特殊的嗜好,对人的寿命特别感兴趣。很多道人对此乐此不疲,写了大量的古书典籍,可惜的是,其中大部分都在数次大动荡中流失了。经历几次人潮迁徙之后,莫家的势力急速收缩,但这个嗜好一直保留下来,只不过它开始变得有些招人厌恶。也许是道人的大量流失的缘故,莫家对寿命研习的重心一diǎndiǎn偏移,最后终于落到了尸体上面。”

“尸体……”南若璃咽了咽唾沫,“为什么会是尸体。”

“至于理由嘛,四大家各有各的説法。我是这样推测的,延年益寿无非几条路子,强身健体、冥思养神、采药进补、融归自然

。在很久以前,这几种方法都有人在研习,但时至今日,冥思养神的道人搬去了朱雀郡,采药进补的道人迁到了玄武郡,融归自然的道人远走白虎郡,青龙郡人丁凋零,只剩下强身健体一条路子可走。但是光这样做显然不够,于是莫家开始思考,既然生时不能长久,那么死后或能永存——就这样,莫家打起了尸体的主意。”

“感觉有些道理,”南若璃比较同意这个解释,“可这些都只是你的猜测吧。”

“不错,説到底只是猜测而已。不过莫家执着于尸体的事情,其他三家都心知肚明。三家也不止一次怀疑,莫家现在仍旧在暗地里做着这类肮脏的事情。”

“难道説,那个地穴就是……”南若璃忽然醒悟过来,“还有莫嗣安的事也……”

“恐怕是了。”魔翎diǎn了diǎn头,“莫家自古就流传着很多刑法,而这些刑法动辄就会与尸体牵扯上关系,所以不管在哪个年代,莫家总是不缺与尸体打交道的人。假如大峡谷深处的地穴是莫家埋藏尸体的地方,那莫老头就是与尸体打交道的那个人,青舟是莫老头的徒弟,那青舟对这些也应该很清楚。”

“説到青舟,你问清楚那晚在静思苑发生的事了吗?”南若璃忽然想起这事来。

“没来得及问。”魔翎摇了摇头,“但是青舟他説……”

“説什么?”

“他説……事情可能与魅羽有关。”

“魅羽姐姐!”南若璃惊得站起身来,“青舟他这么告诉你的?”

“你别激动,”魔翎安抚道,“这只是他的猜测,哪有这么巧就猜中的。”

“那你呢,”南若璃不肯坐下,盯着魔翎问道,“你是不是跟他想的一样?”

“怎么可能……”魔翎移开了视线,“魅羽已经消失了半年有余,事到如今现身青龙城又能干些什么呢——”

“骗子。”南若璃打断了魔翎的话。

“啊?”魔翎不解地看向南若璃,“你説什么?”

“我説你是骗子,大骗子!”南若璃双颊绯红,“我听到你和爹爹的谈话了!”

“……”魔翎怔怔地看着南若璃,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“那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……”

“那你説是怎样,”南若璃再次打断了魔翎,“我听见你亲口问爹爹,‘静思苑失火是不是与魅羽有关’,现在你又矢口否认,你为什么要对我隐瞒!”

“我并没有对你隐瞒——”“你还狡辩。”

“哎——我真想对你有所隐瞒,就不会把青舟説的话转告给你了。”魔翎叹了口气,“你真的误会我了。”

“那——”南若璃一噎,仔细一想,魔翎説的好像有道理,“那你到底什么意思。”

“我想説,静思苑失火一事绝非魅羽所为,她也不想掺合青龙城的事情。”

“这我也知道啊,”南若璃急得跺脚,“魅羽姐姐怎么可能去做那种事。我想知道的是,你问爹爹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“简单的説,我认为,静思苑失火,可能是莫家,或者天子阁,或者其他什么人,为了将魅羽引出来而设的一个局,而疑diǎn在于——”

魔翎话还没説完,就被南若璃打断了,“有人要陷害魅羽姐姐?”

“你先别着急,”魔翎站起身,强行将南若璃按坐在椅子上,“慢慢听我説完。静思苑失火案中,起争执的两个学生都是莫家的人,而整件事情除了静思苑跟魅羽有些关联之外,再也找不出来跟魅羽相干的地方。我的猜测到底对不对,还要看天子阁和郡守大人对这件事的解释。”

“天子阁那么恨魅羽姐姐,怎么可能帮她説好话啊!”南若璃想站起来,却别魔翎按着不能动弹。

“我就不该提这事,”魔翎摇着头,“一提魅羽,你就着急得不行。”

“我当然着急,我又不是你。”南若璃反驳道。

“哎,魅羽她都不着急,你着急个什么劲儿啊。”“你怎么知道魅羽姐姐不着急?”“因为——”“因为什么,你説啊。”“我……我感觉……”

“哼!”南若璃一把推开魔翎,“就知道你靠不住,要是这事真的跟魅羽姐姐有关,我一定不会坐视不管。”

“好,好,”魔翎像是哄xiǎo孩一样,哄着南若璃坐了回去,“魅羽要是知道你这么热心,肯定感动得很。”

“用不着你来説。”南若璃撇了撇嘴,颇有些自满的味道。

“不管跟你説什么,最后都能扯到魅羽身上去,真是头疼。”魔翎扶着额头,连连摇头,“莫家的秘辛往事还説不説了?”

“説,怎么不説,我认真听着呢。”南若璃赶紧坐正了身子,“你接着讲。”

“都忘了刚刚説到哪了……哦,説到莫老头常年与尸体打交道。莫家以前有一种刑法,叫做白流祭,你有没有听説过?”

“没有。”南若璃摇头,“是什么样的刑法?”

“白流祭顾名思义,就是将人的腹部切开,让里面的东西像流水一样哗哗流出来。这是一种很残忍,也很讲究的刑法,它脱胎于一种更古老的祛除瘟疫的酷刑……算了,不提也罢。”

“好恶心……”南若璃捂着嘴巴,“这跟莫老头有什么关系?”

“这书简上説,为了让尸体保存得更长久,需要先给尸体进行清理,也就是把坏死的脏器全部摘除掉,只留下一具空壳。看到这里,我最先想到的就是白流祭。莫老头可能就是用了类似的刑法,将莫嗣安给……”魔翎看见南若璃脸色越来越难看,赶紧站起身来,“你没事吧?”

“还好……”南若璃挥了挥手,“你不用讲得这么细致。”

用什么药才能消肿止痛
手足麻木关节痛怎么缓解
哪种药油治跌打损伤
腰酸骨痛用什么牌子的活络油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