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兴城信息网 > 游戏

化妖异闻录 第四十六章 藏书阁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8:40:27

化妖异闻录 第四十六章 藏书阁

禹重山的书房中。

“师父,弟子想求您一件事。”周扬说道。

禹重山放下了手中的书卷,抬起头看了周扬一眼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“弟子想为苏异求一次进藏书阁的机会。”

禹重山眉毛一挑,疑惑道:“哦?为师听说你们之间是有些过节的,又怎么会帮起他忙来了?”

周扬忙道:“那都是一场误会,弟子和他已经冰释前嫌。”

“可你要知道,虽然为师有意打压他,可他天赋极好,对你来说依然是个威胁。”禹重山说道。

周扬又连忙解释道:“这个师父您大可放心,苏异他只好书画,对武学倒是没什么兴趣。这次去藏书阁,也只是想看看里面珍藏的那些名画,过过眼瘾罢了。”

禹重山表面上虽对苏异不闻不问,暗地里却也不时关心着他的近况,对于他每日写字作画的事迹也是有所耳闻。虽然不知道苏异在搞什么鬼,但想来他也翻不起什么风浪,便姑且不再怀疑他,于是说道:“既然你这么说了,那便让他去吧。正好为师近几日也在藏书阁里翻阅一些古籍,也不怕他耍什么诡计。”

周扬不知道师父为何疑神疑鬼,对苏异如此顾忌防备。但见他答应了,也不再多想,兴冲冲地便通知苏异去了。

“周扬师兄效率可真高。”苏异也是没想到周扬真能帮到他,忍不住赞叹道

化妖异闻录  第四十六章 藏书阁

周扬面露得意之色,说道:“师父他老人家平时可不会轻易放人进藏书阁,师兄我可是软磨硬泡了好久才求得他答应的,师弟可要好好珍惜这一次机会才是。”周扬将自己的功劳无限夸大着,好让苏异感激。

“一定一定,我定不会辜负师兄的一番好意。”苏异由衷道,他确实感激周扬帮他省了不少功夫。

“那师弟,可否再考虑一下…”周扬还想再借机拉拢苏异,却不想苏异未等他说完便打断他道:“那我可否明日便去藏书阁?”

周扬心里颇为不快,但还是强笑道:“自然可以,师弟真是心急。”

苏异又是再三道谢,左顾而言他,却是不再给周扬拉拢他的机会。

次日,苏异早早地便来到了藏书阁。似乎有人事先打过招呼,那守阁的老人面无表情,见苏异到来,也没有说什么便放了他进去。

“多谢傅老。”苏异招呼了一声,便径直朝那放置书画的地方走去。

如周颖所说,那画卷比起所藏书籍来说可谓是九牛一毛。苏异一卷卷地翻看着,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,每一次打开的下一卷,都有可能是自己梦寐以求的“媚眼狐仙”。直到放下最后一卷,依然不是自己想看到的画卷,他才叹了口气,心冷了下来。看来这事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,现在他又彻底陷入了迷茫,不知该从何处着手。

踌躇犹豫之时,苏异又在藏书阁里四处闲逛,不知觉间便走了一圈,来到了二楼的入口处。他正想上楼,却被傅老拦了下来。

“你不能上楼。”傅老直言道。

苏异一愣,忍不住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“没有允许。”傅老又是十分简短道。

苏异无奈摇头,只得转身离开。走到门口时,他忽然灵光一闪,心生一计,隐隐有些激动。

苏异来到藏书阁旁的隐蔽之处躲了进去,再出来时已成了周扬的模样。此时他的“易容术”已是有些火候,只需稍微回想一下周扬的面貌,便能易容成他的样子,容貌更有八九分相像。

他又来到那楼梯口,果不其然,傅老目不斜视一点也没有搭理他。苏异淡定地往二楼走去,谁知方一上楼,便听得一人说道:“周扬?”

苏异初时没有反应过来,稍一愣神才大惊失色,惊觉现在自己可是“周扬”,而那说话之人竟是禹重山。他这下可是有苦说不出,心里直骂自己太过鲁莽。此时他进退两难,但若是逃跑未免有些欲盖弥彰,只得强自镇定,硬着头皮学着周扬的声音说道:“师父,您怎么也在这里。”

禹重山楞了一下,奇怪道:“为师这几日会在这翻阅一些古籍,昨日不是才跟你说过么?你这孩子怎地如此健忘?”说到后面语气里隐隐有些不快。

苏异又在心里暗骂自己愚蠢,只得打着哈哈强行解释道:“弟子这几日练武偶有所悟,心里时时想着,故而常常走神,这次来藏书阁也是想翻翻书籍解解惑。”

禹重山语气稍缓,说道:“勤奋是件好事,却是不宜急于求成。欲速则不达,缓而图之才是正道。”

苏异喏喏称是,眼光则是飞速地扫视着四周,确认了没有画卷后,心里顿时大失所望。他假装在书架上翻找了一下,随意挑了两本看了几眼,便向禹重山告辞。

禹重山此时正专心阅读着手里的书卷,听到苏异说话,却是抬头说道:“你今夜戊时到敬孝堂等我吧。”

苏异心凉了半截,暗道不妙。禹重山说话只说半句,真周扬或许能明白他前往敬孝堂所为何事,可惜他不是。若是到了戊时,正主也恰巧到了,那便有好戏看了。事到如今,也只能见机行事了。苏异连忙答应着,便匆匆告退,生怕聊下去再露出什么马脚。

戊时一到,苏异便来到敬孝堂偷偷观望着,见周扬没有出现,人影也没有一个,这才摇身一变化作周扬的样子走进敬孝堂。

“师父。”苏异见禹重山到来,招呼道。

禹重山朝他点头,径直朝堂内走去,在那幅“孝”字挂卷下一阵摸索。他背对着苏异,苏异并未看清楚他做了什么,便听得一阵怪异的声响,那墙上缓缓裂开了一道口子。不一会,原本挂着字画的墙上便多了一道门洞,能容得下一人通过。禹重山率先钻了进去,苏异心中惊奇,连忙跟了上去。

只见那门洞后是一条密道,通往一间地下密室。苏异随着禹重山来到一道铁门前,见他掏出一把钥匙,将那铁门打开。铁门之后是一间不大的密室,里面摆满了架子,堆放着各种物品。

苏异环视了一周,顿时呼吸急促,心里兴奋不已。他在其中一面墙上见到了一个架子,而那架子上,每一层皆是放着一卷画轴。那些画轴虽是呈卷起的状态,看不出是何内容,但苏异却几乎可以确定那其中便有他要找的画卷。他忍不住伸手想要去取下其中一幅观看,却听得禹重山低喝道:“你在干什么!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碰那画轴!”

苏异又是在心里暗骂自己心急,但从禹重山的话中听出周扬似乎也是多次犯这样的错误,于是努力装出一副内疚的样子说道:“弟子知错,皆因近日常常心神不宁,容易走神,还望师父原谅。”

禹重山听罢又是关心道:“回去后好好休息几日吧。”

苏异又度过一关,心里松了口气。又见禹重山从那架子上拿下了一个盒子,将它交给了苏异说道:“这颗‘凝神丹’你拿回去服下吧,有助于你练功。”

苏异接过盒子,没想到此行还能有如此收获,内心激动,喜道:“多谢师父!”

在禹重山翻找书籍之时,苏异又观察着这密室,思索着要如何才能再潜回到这里。忽然他眼前一亮,在角落一个不起眼的位置里发现了一枚符篆。从上面的符文看来,这是一种“封禁符”,可防止外人施道法异术潜入这密室之中。于是苏异不动声色地将铁门两边角落里的符篆都是撕了下来。

禹重山忙完了手中的事便带着苏异离开了密室,一路再无话。这一行有惊无险,苏异心满意得,感觉一切尽在掌握之中,却是已经忘了今日的几次惊险。

佛山性病医院排名
眉山治疗龟头炎医院
信阳白癜病医院
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预约挂专家号
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收费高吗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