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兴城信息网 > 时尚

狼血神探 五百二十五章 寂静夜的斩首行动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7:59:59

狼血神探 五百二十五章 寂静夜的斩首行动

凌晨时分,几番攻打寂静岭无果的半兽人们暂时安静下来,各自返回军营休息,寂静谷的半兽人大营中横七竖八的躺倒着半兽人士兵,到处都是半兽人如雷般响亮的鼾声,连站岗的士兵都倚靠着自己的长矛睡得口水直流。

在寂静谷南侧谷口的一座警戒哨营中,几名半兽人士兵倚在木栅栏旁边睡的正香,一名半兽人弓箭手哈欠连天的站在高高的哨塔上,不时望向谷口的方向,见夜幕下的谷口一片寂静,于是又低头打起了瞌睡。

一只黑色的小鸟无声无息的落在了他的身后,鬼鬼祟祟的左顾右盼了一会儿,红光一闪凯瑟琳和苏珊突然闪现在兽人哨兵的身后,被红光晃了一下眼睛的兽人哨兵睡眼朦胧的睁开眼睛,还没等看清是谁早已被割断了喉咙。

甩了一下兽人弯刀上的血,苏珊回头向凯瑟琳点了点头,凯瑟琳向莉莉丝做了个手势,小毛球拍拍翅膀飞走了。

凯瑟琳蹲在哨塔边缘朝着警戒哨营地内张望,看到营地的北侧门口站着两个一边打哈欠一边聊天的兽人士兵,营地内的帐篷旁边倒着三四个已经睡着的家伙。

她正准备回头和苏珊商量行动计划,忽然看到一个兽人士兵从她们所处的哨塔下方走了过来,绕过哨塔来到了哨塔下的梯子前,在兽人士兵抬头的一霎那,凯瑟琳及时缩回了头。

兽人士兵没有看到凯瑟琳,将武器背在背上踩着哨塔的绳梯向上爬,当他的头探入哨塔的一霎那,猛然看到一支黑洞洞枪口对准了自己,兽人士兵吃了一惊,没等反应早被凯瑟琳一枪打穿了脑袋。

静默模式下的银铳只发出了微弱的枪声,没有惊动附近的任何敌人,而兽人士兵的尸体则仰面坠向了地面,只见两根藤条从哨塔上方落下,卷住兽人士兵的脚腕在他落地前将他拖上了哨塔。

和苏珊一起将两名士兵的尸体藏在哨塔上,凯瑟琳和苏珊蹲在哨塔边缘,凯瑟琳指了指营地北门的方向,低声对苏珊说着什么,苏珊一边点头一边指了指帐篷边正在熟睡的几个士兵,用手指了指自己。

就在这时,小花灵莫妮卡突然低声提醒道:快看,有人来了。

凯瑟琳和苏珊抬头看到北侧营门的方向走来了三个半兽人,其中一个是军官模样,身后的两个人似乎是他的亲兵,门口的两个哨兵急忙向军官行礼,军官朝着营里张望了一眼,大步从两名士兵身边走过,来到了正在睡觉的士兵身边。

他用他沉重的脚狠狠的在一名士兵身上踹了一脚,粗声粗气的怒喝道:起来

,你这废物,现在可不是你睡觉的时候!

兽人士兵从睡梦中惊醒,抬头看到长官不禁打了个激灵,从地上连滚带爬的站起身来,兽人军官带来的两名亲兵上前将其他几名睡着的兽人士兵都叫起来,在军官面前列队站好,军官怒气冲冲的将他们臭骂一顿。

营地北门处的两个哨兵,看着几个低头挨骂的同伴,不禁低头窃喜自己躲过一劫,其中一人一边看着远处低头挨骂的几个家伙,一边对同伴说:幸亏我刚才没去睡觉,不然的话现在我也站在那群人身边了。

站在他身后的同伴正要开口,忽然被一条树藤缠住了喉咙,闷哼一声被拖进了营门外的栅栏后面,站在他面前的哨兵听到身后的闷哼急忙回头看去,吃惊的发现自己的同伴竟然不见了。

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从背后摸上来的苏珊一把捂住他的嘴,手起刀落割断了他的喉咙,瞟了一眼远处背对自己方向的军官和被他挡住视线的挨训哨兵,转身将尸体拖入了角落阴影处。

营地中间的军官和几个士兵并没有注意到营门口发生的惨案,军官在把几个士兵训斥一顿后,又抬起头望向南门的哨塔,发现上面空无一人,营门口也没有看到人影,不禁怒道:还有两个人呢?跑到什么地方偷懒去了!

他命令两名亲兵去过察看情况,两名亲兵大步来到哨塔下,突然注意到哨塔下的地面上有滴落的鲜血,两人惊讶的低头细看,冷不防附近的帐篷后面飞出了一把战斧,正中其中一名兽人亲兵的头。

另一名兽人亲兵吓得魂飞魄散,不及喊叫早被紧随其后飞来的兽人弯刀砍中脖子,与同伴一起死在了血泊中,不远处的兽人军官和几名兽人哨兵吃了一惊,只听嗖嗖嗖嗖四声呼啸,四名兽人哨兵无声无息的倒在了地上。

兽人军官吃惊的回过头来,只见身披白斗篷的凯瑟琳从白玫瑰宽边帽下流露出一抹杀机,伴随着银铳传来的一声微弱的轻响,银弹击穿兽人军官的眉心留在了他的脑子里,兽人军官一声没吭仰面倒在了血泊中。

从帐篷后面走出来的苏珊看了一眼被凯瑟琳射杀的五个人,迈步走到哨塔下从尸体上拔出自己的战刀插入刀鞘,和莫妮卡一起将尸体藏入帐篷内,然后回到凯瑟琳身边。

我们的任务完成了,凯瑟琳抬头看了一眼天色,还有一两个小时天就要亮了,她望向山谷的深处,轻声对苏珊说:不知道罗格先生那边怎么样了。

寂静岭南侧的半兽人中军大营中,巴斯部族与巴拉克部族的两位最高指挥官正席地而坐,面对着一张小木桌谈论下一步的计划。

巴斯兽人万夫长一脸懊恼的用手敲击着桌面说:这仗打的真窝囊,四万大军竟然被一千斯巴达人分割成两半,花了两天时间还没有打通道路!

那有什么办法,巴拉克部族万夫长没好气喝一大口酒,把木杯重重砸在桌面上说:雷沃特部的那帮饭桶,行军路上就一直在拖后腿,两万五千多人被困在寂静岭北侧,自己不想办法主动出击,竟然还要等我们给他们打通道路,真是一帮废物!

我可不想再让我的士兵给他们当垫脚石了!巴斯兽人万夫长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探身向前对巴拉克部族万夫长说:我发誓不会再派一个士兵上寂静岭去,让他们自己派兵去攻打那该死的高地吧!

但这也不是办法,巴拉克兽人万夫长推开手边的酒杯,双手按在盘腿的两条膝盖上,眉头紧锁的说:如果继续在这里拖延下去,我们迟早会被拖死,要返回北部荒原只有寂静之谷这一条路,归路被堵死的话,我们迟早会失去给养的。

你们没有好吃的了吗?

这突如其来的嫩声嫩气的询问,让两个兽人指挥官不禁愣了一下,只见一只黑色的小鸟蹦蹦跳跳的从帐篷外钻了进来,来到他们面前仰着小脑袋看了看他们说:如果你们现在投降的话,我可以保证你们会有好吃的哦!

你是什么东西?两个兽人指挥官惊讶的看着这只会说话的小鸟,小毛球把小脑袋转了一圈,一脸嫌弃的看了看他们说:笨丑八怪,连猫头鹰都不认识,你们的脑子和火腿是亲戚吗?

猫头鹰?两个兽人指挥官诧异的对视了一眼,只听小毛球不耐烦的大声说:少废话,快说,你们投降不投降,坏狼还等着我去报信呢!我给你们三秒钟时间,三,一!

两个兽人指挥官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身体突然缩小成了手指大小,小毛球用两只小爪子一把抓起一个,抓着他们转身飞出了帐外,她带着两个挣扎乱叫的兽人指挥官飞到了寂静岭上,把他们丢在地上变回原样。

你们好,两位万夫长。

当罗格的脸出现在两个兽人万夫长的面前,他们吃惊的盯着面前这个头戴黑色宽边帽,身披黑斗篷叼着镶金翡翠烟斗的男人,其中一个人惊叫道:你你不是孤狼?你怎么会在这里?

嗯,我就是孤狼,罗格嘴角流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,看了一眼走到身旁的斯巴达千夫长夏蒂斯,摘下嘴角的翡翠镶金烟斗朝着两位兽人万夫长摇了摇说:不过我必须声明,我不是你们说的那个冒牌货孤狼,我是真正的孤狼。

他在两人面前蹲下,亮出左手燃烧着红色能量的羽翼光刃说:现在我给你们两个一分钟时间考虑,如果你们愿意率众投降,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,如果你们不投降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

我们半兽人从不投降!巴斯兽人万夫长毫不犹豫举起自己硕大的拳头,朝罗格挥了挥大声喊道。

如果你敢伤害我们,你和你身边的斯巴达人将用一万倍的鲜血来偿还!巴拉克兽人万夫长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瞪着罗格和他身后的夏蒂斯说。

看来是没得谈了。罗格微笑着站起身来对莉莉丝说:去吧,告诉凯瑟琳她们,是时候行动了。

亳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晋中治疗阳痿费用
通辽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
亳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晋中治疗阳痿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